亚洲必赢76net樱井翔并不是产品专家,就不想给高点儿么

为啥只有7.0分啊不科学!
这么清新脱俗搞笑温馨的基片…←_←咳咳,电视剧,就这么点儿分吗?
你们看见平时精分的伞哥在这里面帅得一逼就不想给高点儿么?
你们看见二宫和也不惜出卖色相cos穿遍女仆旗袍装,结果少女得让我这个女汉纸都瞎了眼,就不想给高点儿么?
你们看见这基情四射的Y2剧情就不想拍巴掌捂脸顺便给个五颗星么?
虽然女主残念了点儿但是并不影响质量好么~
我才不告诉你们里面还有踏平arashi的男人–忍成修吾呢!
这种贫穷中带着贵族气质的柴犬角色只有二宫和也能演啊有木有!
太郎一笑心都融化了啊! 融化了啊! 化了啊! 了啊! 啊!

在茶水间吃了瘪,回到办公室内果然见到一份报告摆在自己桌上,樱井翔的脸色可谓是用走马灯般轮换来形容。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昭明若熙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二宫的报告写得很详细,里面包含了很多对失败品的研究数据,樱井翔并不是产品专家,也只能囫囵吞枣地过一遍,他更为关心的是,二宫什么时候能将研发推上正轨,只不过这一点,对方聪明的没有提及。

也是,谁会没事给自己画条死亡线呢。

樱井翔颇为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

快要下班前天色阴沉了下来,樱井翔因为有点别的文件审批耽误了下班时间,等他再抬起头的时候,外面已经下起了瓢泼大雨。

反正自己有车,倒不在乎什么天气,匆忙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准备离开,临走的时候瞟了一眼,公司里隐约还有几个部门的灯亮着。

车子驶出车库的一瞬间,就听见雨水像倒豆子似的撞击着钢板和玻璃,樱井翔打开了车灯和雨刮器,秉持着谨慎驾驶的原因,在灰蒙蒙的雨水雾气里缓慢行进。

大约是雨量颇大,车身已拐过公司大门,一向服务良好的保安岗亭却迟迟无人将电子拦路障抬上去,樱井翔疑惑了一下,只能冒雨打开车窗张望,只一眼,保安未曾见到,倒是看见公司门口蹲着个熟悉的声影,隔着雨水都能看见他在打游戏,对方不抬头,樱井翔只好扯着嗓子叫唤了一声。

“二宫课长。”

……

“二宫课长。”

……

“二宫和也!”

这下终于被听见了。

二宫茫然地抬起头来,樱井翔隔着半个打开的车窗朝他喊话。

“我带你吧。”

这雨看起来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了,二宫只思索了一下便站起身来,把游戏机塞回包里,顶着雨水钻进了副驾驶位。

他身上沾了些许水汽,樱井翔注意到了,便顺手抽了几张纸递与他,他低声说了句“谢谢”,也不知是谢纸,还是谢樱井翔送他这件事情。

耽搁了这一小会儿,岗亭里也终于有人将路障抬起,樱井翔便一脚油门驶离了公司。

“你住哪?”

他一边注意着交通一边发问,二宫按着纸巾吸完了肩膀处的一块水渍,便开始擦拭有些滴水的发梢,听见他问话,反倒迷茫了一下,往前探头看了一眼车子行驶的路线,可惜他对东京根本不熟,又因为天气原因看不清楚街道,只好又反问道。

“这是往哪开?”

“北面。”

“我住……”他踌躇了一下,似乎拿不准怎么说明,“能把我丢在车站吗?”

“这种天气等车也很麻烦,你住的很远?”

二宫摇了摇头,又小声补充了一句,“不是太远。”

樱井翔决定好事做到底,打开了导航搜索,“那你报地址吧。”

二宫住的的确不算远,导航预估20分钟能到,樱井翔是个不能容许气氛尴尬的人,看了一眼地址自顾自找话说。

“你是东京人?”

“是啊,”二宫知道他指的是什么,语气顿了顿,“不过房子是这次回来临时租的。”

“怎么不回家住?”

“太远了不方便。”

“哦——”樱井翔拖长了尾音,又突然想到了别的话题,“你之前一直待在国外?”

“嗯。”

“那之后要待在东京吗?”

“这个项目结束就走。”

答案有点出乎樱井翔意料,当即有些诧异。

“这么说你回国纯粹是为了这个项目?”

“是为了贵公司肠道微生物检测的研究。”

哦,这个二宫倒是一开始就提过,只不过樱井翔从来没有放在心上,他刚想继续提问,二宫却抢在他开口之前又补充了一句。

“不过你放心,提取美容原液也很有趣,我不会怠慢你们的研究。”

这话分明是意有所指了,樱井翔自知理亏,是自己今天无理在先,连忙打了个哈哈。

“对了,你住的附近我记得有家特别出名的刺身名店,你去过吗?”

二宫摇了摇头。

“我不太能吃生食。”

“啊?那你平时都吃什么?”

“在国外就吃汉堡,回国吃汉堡肉。”

“咦?我知道有家特别棒的店。”

趁着等红灯的片刻,樱井翔眼睛亮亮地转过头来,“一起去吗?”

二宫完全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展开,就已经被他注视着鬼使神差地点了头。

绿灯一亮,樱井翔就调转了方向。

樱井翔打定主意用食物赔罪,只是这中间的曲折也不知二宫能理解多少。

俩人虽不在一个频道,但二宫并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过多的国外生活经历反而将他打磨成了日本少有的坦率之人——不爱揣摩对方的意思,虽然懒得为自己辩解,但从不遮掩。

明白的人自会明白,时间会澄清一切。

二宫总是这样以为。

樱井翔无疑是圆滑的,放下公事相处的话,虽然兴趣爱好各不相同,但的确是个头脑相当清晰且讲话非常有条理的人,总之并不无趣。

吃饭期间,话题突然拐向了上次二宫提及的Kill Screen。

尽管知道樱井翔对游戏并无任何兴趣,可单单从他还记得这个话题这件事来看,二宫对他的好感度就上了一层。

这个人在人际交往上,似乎也太面面俱到了一些。

“Kill Screen是指一个游戏bug。”

“bug?”

“在我们小的时候不是很流行那种街机游戏嘛,你看,就是那种街头霸王游戏机之类的。”

“喔————是有那种,小时候玩过。”

“那时候的游戏编程都不算复杂,经常是一些重复关卡的小游戏,速度会越来越快啊,敌人会越来越多之类。”

“是嘛。”

“有些游戏可能就只有十个关卡,通关就结束了,但还有一些游戏是没有结束关卡的,只有Kill
Screen。”

“嗯?”

“就是游戏速度过快,或者画面卡壳,强制结束。”

“那不是很残忍?”

面对樱井翔的疑惑,二宫笑了起来,“不啊,恰恰好是因为有了Kill
Screen,所以才能诞生最高分的记录比拼。”

“我不明白……”听到这里,樱井翔总算对这个话题感兴趣了起来,“为什么有了Kill
Screen才有了最高分纪录?”

“因为一般的关卡分数都是固定的,一万分封顶,那大家就只能打到一万。可往往有Kill
Screen的游戏,就连游戏公司与开发者都不知道最高关卡在哪里,游戏速度越来越来快、敌人越来越多,仿佛是人类无法抵达的领域,最后只能是画面卡顿,变成乱码强制结束,这样的情况下,最高分反而没有一个界限。”

“听上去似乎挺有趣,可有什么意义呢?”

“意义嘛……”二宫摩挲着下巴,“能拿吉尼斯世界纪录吧。”

“……”

“不过说到底,打游戏本身就不需要什么意义,你看世界上本来就有那种喜欢争强好胜的人,也有为了自己的兴趣爱好才去做点什么的人,当然更多的是拿游戏当作趣味调节剂的人。”

“你呢?你是哪一种?”

二宫低头笑了,“我?我哪一种都不是。”

“游戏机就是我的本体。”

樱井翔也笑了起来。

大约是自己喜欢的食物,餐厅氛围又不甚明亮,因此樱井翔看起来也不再像那个面目可憎的上司,二宫的顽劣心一时间起了,趁着他笑容未收,又补了一句。

“我猜你是那种为了拿第一而去努力的人。”

“你这是在挤兑我爱争强好胜啊。”

樱井翔拿起水杯喝了一口,表情却并未生气。

“游戏上能有Kill Screen真好啊……”

“为什么?”

“因为真正喜欢的事情是停不下来的,只能被强迫着结束 ​​​​。”

“可是被强迫着不是会很难受吗?”

“悬崖勒马未必不是好事,如果觉得自己陷入了什么怪圈,这时候有人把你的生活摁回正轨不好吗?”

话题至此收住,因为樱井翔扭头看见了一个熟人。

一个此时并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樱井翔簇着眉头掏出手机来,又不可置信地看向窗外。

他们所在的位置靠窗临街,旁边有几家小酒馆,不远处便是繁华热闹的购物中心。

樱井翔打开邮件,最上面一条是不久前女友真央发来的消息。

【我跟沙耶酱逛街,买了性感的真丝睡裙哟,想不想看?爱你,啾啾。】

邮件还附带了一张购物袋的照片,发送时间显示为五分钟之前,樱井翔之前一直在跟二宫聊天,要不是掏出手机来,也不会看到这条邮件。

他的眼睛在手机跟窗外之间游离,绕是二宫也看出一丝不对来,有些忐忑地低声问了一句。

“怎么了?”

二宫的提问惊醒了樱井翔,他沉默着摇了摇头,却在下一刻,猛然站了起来朝外冲出去,座椅发出的“呲啦”声响吓了二宫一大跳,等他慌张着回过头朝窗外看去的时候,就看见樱井翔站在路边跟人起了冲突。

二宫虽不爱干涉别人的私事,尤其这个人还是自己上司,但也不能装作没看见。

等他匆忙结了账往店外赶去的时候,樱井翔脸上已经挨了别人两拳。

打人者是一个高高瘦瘦穿着很潮的男生,明明一脸清秀,却又故意摆出一副很拽的模样,讲话丝毫不客气。

“怎么样啊大叔,你的女人就了不起吗?”

二宫这才看清两人中间还站着一个模样姣好的女生,地上丢着一个购物袋,在拉扯间已经被踩坏了,经过的路人频频回头张望,在樱井翔再次动手之前,二宫赶紧上前将人拖住。

而女生早已经吓得花容失色,却还是紧抓着年轻男生的手臂,怯怯地喊了一声“翔君”。

得,二宫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

不知道帮着自己的上司在大庭广众之下打架算不算一件光荣的事情。

二宫本不想掺和,他这个上司发起脾气来竟然是有些力气的,女生的态度如同一剂催化剂,惹得他这个上司突然噼里啪啦一阵质问。

于是二宫跟路人都明白了,这个绿帽子怕是戴了有些时日了,简单来说,这个女朋友倒是个狠角色。

一边跟正牌男朋友调情,一边偷着跟小男生约会,被抓包了竟然还掷地有声。

都怪正牌工作又忙又是个无趣的中年老男人。

二宫简直不敢抬头去看樱井翔的脸了。

于是一个没抓住,樱井翔又挥着拳头去揍奸夫了,二宫本来是想做个和事佬,谁想到在拉扯中一个没注意,脚绊住了地上的购物袋的提绳儿,于是奸夫那年轻又有力的拳头,就揍在了他的鼻子上。

一直到警察赶来,二宫的鼻血还哗啦啦地止不住呢。

简直没有什么比自己塞着两个大棉团还要跟这个倒霉的上司一起肩并肩坐在警察局里更闹心的事了。

二宫张着嘴巴将头抵在墙上,一面防止鼻血再回流,一面就翻着个眼白认真地在想自己卡关的游戏,就没有个好心人愿意把他的游戏机先还来,二宫越想越委屈,于是歪了点头去看樱井翔,发现对方也睁着个三白眼,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顿时又气不起来了。

他歪着身子,用肩膀去碰碰对方。

“嗳,保释的人什么时候到啊。”

樱井翔摇摇头,并不说话。

“保费你掏,我这医疗费你也得负责啊。”

樱井翔呆滞地点点头。

“精神损失费呢?”

大约是被问得烦,樱井翔小幅度地扭了点头过去,“随便你。”

二宫本就是想逗他说话,也并不是诚心要钱,这下当即不乐意了,再次用肩膀撞过去。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没想到樱井翔突然像条被挠到尾巴的猫,还戴着手铐就一下子弹跳起来。

“我什么样?我做得还不够多吗?她想要什么我都给她买,可是她爸,从来都不曾给过我一丢丢好脸色,我为了陪她大小姐散心,硬生生挤出假期来,可是结果呢!”

二宫被他吼懵了,反倒是听到动静的警察走了过来。

“你!给我坐下,叫什么叫,分个手还打进警察局了,当你十八岁呢?”

樱井翔被警察一训斥,理智突然回来了,只好又灰溜溜地坐下。

尴尬到二宫专注地盯着空气都能看见有细小的灰尘在白炽光下飞舞的时候,他突然低声轻飘飘地说了句“对不起”。

二宫突然就心抽了一下。

相关文章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